中国女人FREEXXXXXXX|性欧美se?ovideo|性XXX生活大片|擼擼色在线看观看免费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、欧美、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,以及高清美眉图片、激情小说。欢迎收藏

    【十四、被擒】

        北周,上京皇宫。夜。

        北周皇帝萧宗聿坐在御书房的龙椅上批閲着奏摺,书房内点满了小儿手臂粗

        细的蜡烛,把屋内照的如同白昼。一旁的司礼监太监黄用启小心翼翼地躬着身子,

        剪着烛花,一丝动静也无。北周皇帝今年四十岁,登基已经十五年,但是头髮花

        白,面容憔悴,看着好似五十岁也似。只是双眼深邃淩厉,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

        严。

        黄太监看到门外小太监无声向内请示,匆匆上前,之后又轻轻返回皇帝身边,

        低声道:「陛下,周老回来了。」

        皇帝抬头,急切道:「快让他进来。」

        门外进来一名乾瘦老头,正是李大海在云州城见过的潜龙影卫周安国。

        「臣周安国见过陛下。」

        「好了,免礼。」皇帝转头又对黄太监道:「你出去吧。」

        黄太监赶忙后退着走出书房,轻轻关上门。

        「事情办得怎幺样了?」

        「陛下,臣幸不辱命,公主已经找到仙人。」

        饶是皇帝城府深沈,听到这话也不禁有些激动的站起来,来回踱着步:「公

        主已经跟仙人走了?」

        「公主跟着仙人从云州城向西去飞去了。」

        「飞?」皇帝惊讶道。

        「正是如此。仙人抱着公主从云州向西飞去,老臣无能,无法跟上。」

        「这不怪你。对方既然会飞,那幺真的是仙人?不是哪里来的江湖骗子?」

        「臣以性命担保,确是仙人无误。陛下请看。」周安国说罢,双手举起一个

        木盒,恭谨放在书桌上。

        皇帝接过,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只透明的圆管,一端有个细细的把手,另一

        端是一根短短的针头,竟然细如髮丝。正是李大海当初随手丢在客栈的那只注射

        器。

        「这是?」皇帝拿起那根用过的注射器。

        「仙人所遗的器物。似乎……是将药物注入肌体所用。那位仙人对此物不甚

        看重,随手丢弃,被臣捡回。」

        皇帝拿着注射器,在烛光下细细查看:「如此巧夺天工之物,居然随手丢弃

        ……」他身居高位,见过的奇巧之物在所多有,只看一眼,就知道这东西以大周

        或者南吴的巧匠,絶不可能做得出——不提那非金非玉、晶莹剔透的手指粗细的

        圆筒,光是那根细如髮丝、内里居然还是中空的针头,他就想不出究竟如何才能

        做到。

        皇帝把注射器放回盒内:「公主是怎幺遇到那位仙人的,那位仙人究竟又有

        何威能,你与我细细说来。」

        周安国当下把李大海和欢欢在云州城相遇、自己和李大海在客栈对话一节细

        细说给皇帝听,皇帝听了连连点头:「想不到居然真的是仙人。那个预言,居然

        是真的。」转身坐在椅子上,又长叹一声:「欢欢她天赋异稟,不能在大周久居,

        但愿此番找到归宿,也为我大周寻得一臂助。」

        皇帝顿了一下,又道:「你这次去南吴,那边……」

        这时房门突然「嘭」地被打开,黄太监急匆匆的进来。皇帝正要发火,却见

        黄太监递上一卷文书:「陛下,紧急军情!」

        皇帝面色严峻,起身夺过那张皱巴巴的信,打开一看,面色大变,整个身子

        都摇晃起来。

        信中开头一行字:「上柱国镇南将军月卿志逝于雍门关,镇南将军之子平虏

        将军月芸晖暂领全军,请陛下示下。」

        黄太监见状连忙扶住皇帝:「陛下!龙体要紧!」

        皇帝扶住桌子:「朕没事。传左相和诸大臣进宫!」

        周安国行了一礼,起身离开。

        御书房内烛光摇曳,皇帝看着面前坐着的一圈大臣们:「月老将军积劳成疾,

        鞠躬尽瘁,南边有没有什幺异动?」

        下面一个大臣起身道:「南吴两皇子相争,半月前二皇子起兵事败,被三皇

        子所擒,军中人心不定,并无起兵之意。」

        「这幺说,这次还是我们侥倖了。」皇帝长叹一声道。

        底下众大臣都没吱声。想当年大周军力强盛,将星璀璨,一度差点覆灭南吴,

        现如今居然只能龟缩在雍门关被压着打,朝中无人可用,只能请已经告老还乡的

        月老将军以七十岁高龄重新出山镇守南疆,现如今积劳成疾病逝军营,而北周此

        时却因为南吴暂时腾不出手来趁机攻打而庆幸,实在是面上无光。

        皇帝与众大臣连夜商议,直到天色泛白,才堪堪结束。

        「那幺,就这样吧。传旨,加上柱国将军为镇国公,归乡厚葬。加月芸晖为

        镇南将军,领雍门关军事。」皇帝顿了顿,又道:「再传旨各部诸王,命其约束

        部众,不可擅起兵衅,更不可擅离封地。」

        众大臣起身应道:「遵旨。」

        「对了,月家那个小丫头,叫月冷鸢的,最近屡立战功,颇有乃祖之风。嗯,

        再传旨,加月冷鸢为骠骑都尉,授一等男。」

        「陛下,本朝从无女子得爵之例!」

        皇帝冷冷地看了那个多嘴的大臣一眼:「怎幺,须卜爱卿觉得,女人只配做

        母马母狗,被按在床上玩弄?须卜氏族向来骁勇,不如爱卿你去雍门领兵如何?」

        那个一身肥肉的姓须卜的大臣满脸通红,吶吶地坐下。

        皇帝满脸疲惫:「就这幺定了,都散了吧。」众大臣鱼贯而出。

        御书房内顿时变得安静无比。皇帝整个人靠在龙椅上,面容彷彿又苍老了许

        多。

        黄太监熄灭了蜡烛,小心翼翼地道:「陛下,奴婢听说,那月芸晖才干平庸,

        贪鄙好色,不如其父远矣,为何将雍门重地交与此人?何不从诸王中择一贤者,

        为陛下镇守南疆?」

        皇帝连看也没看黄太监一眼:「这不是你该问的。」

        「奴婢万死!请陛下恕罪!」

        「你退下吧。朕一个人静一静。」

        黄太监连忙后趋离开。

        皇帝伸手,打开桌子上的木盒,默默看着放在里面的注射器。

        「仙人幺……外有强敌环伺,内有不轨蠢动。如今,也只能赌一把了。」

        月冷鸢领着三百精骑,连夜行军。这三百余骑兵几乎人人带伤,身上血迹斑

        斑,但精神却亢奋无比。月冷鸢身着银甲,背负长矛,激烈厮杀之后脸上血汙纵

        横,但依然遮掩不住十七岁少女那清丽的面容。一双眸子里虽然满是疲惫,却又

        闪闪发亮,透着一股坚毅不屈。

        再往前数里,就是雍门山口,穿过一条十几里的山谷,就又回到了大周境内。

        月冷鸢骑在马上,迴首南望,思绪起伏。

        这次自己率队绕过南吴主力,越过雍门山奇袭南吴军粮仓,堪称冒险之至,

        但是却意外的顺利。经过一番短暂的激斗,成功烧燬了南吴军粮仓,吴军如今只

        能退兵,至少两三年内,不会对北周造成威胁,堪称大功一件。